中国煤炭报 | 企业降成本不等于职工降工资

来源: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
作者:中国煤炭报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17:02:38
【字体:

 

 

 

企业降成本不等于职工降工资

 

   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目前在我国大多数地区已进入常态化,但疫情的影响却是深远的。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1月至6月,全国规模以上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企业营业收入为9158亿元,同比下降11.8%; 利润总额为984.7亿元,同比下降 31.2%。效益下滑,企业势必采取措施止损,一些企业便盯上了员工工资。从表面上看,降低人力成本是最能立竿见影的举措,但从长久看,真的可行吗?
      降员工工资,其实是企业在变相逃避责任,把经营压力压到员工身上,狭隘地认为员工工资是企业最大的负担,而不是把关注点放在经营管理上。虽然大部分煤炭企业通过薪酬改革,使员工待遇有所提升,工资向一线倾斜,但我们还要看到,煤矿员工的工资还是普遍偏低。如果企业一遇困难就降工资,势必打击员工积极性。何况不少煤矿企业的管理者,之所以动不动就降工资,完全是为了报表好看,为了“面子”工程。这让很多员工怨声载道。
      但在疫情影响下,有些企业确实遇到很大困难,想要生存下去,必须降本增效。那么,真正降成本的空间在哪里?
      笔者曾听过这样一件事:有企业设定了工件废品率,就是工人在加工工件时,允许出现废品,只要废品率低于规定即可。问题在于,企业设定的废品率很宽松,工人只需稍微用点心,完全可以做到少出甚至不出废品。但企业并没有完备的奖励机制,即使没有产出废品,工人也无奖励,有废品但不多,工人也不会受到处罚,无形中造成了企业资源浪费。更有甚者,工人通过技术手段在废品率上做文章,将节省的材料进行倒卖牟利,企业白白遭受损失,这些损失甚至远远高于支付给工人的工资。
      煤炭企业也有类似情况。作为资源型企业,不少国有煤炭企业材料损耗巨大,跑冒滴漏现象严重,其中存在很大的降本空间。例如,冀中能源股份公司东庞矿员工只花了3.6元,就修好了厂家要价3000多元维修费的门岗起落杆;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义煤公司常村煤矿员工主动回收旧墙砖,为该矿增收2.04万元,而该集团新义矿业仅在今年上半年,通过修旧利废就节约资金600多万元……这说明,只要能充分利用员工的积极性,降成本的空间就是巨大的。
      具体如何破局?唯有改革。抓住降成本的关键,减少浪费的成本、减少腐败的成本、减少投资失误的成本。新义矿业通过干部聘任改革,将经营责任目标与薪酬待遇标准直接挂钩,今年以来,多项经营指标创历史新高;阳煤集团重点对新兴产业、长期亏损企业和专业化程度高的岗位进行市场化、全绩效考核,人员工作积极性显著提升,企业效益自然顺势而上。笔者也在国家能源集团黄骅港务公司看到,企业为员工配有专门的休闲室和休息室,给员工足够的时间休息,切实为员工着想,员工自然干劲十足,愿意留下来,与企业共进退。
      员工工资确实是企业经营成本上升的一个原因,但这个原因是必须有的,也是企业必须坚守的一个发展目标,而不是负担。破而后立,企业应该抓住关键点,稳住人心,真正下好降成本这盘棋。